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古典风情  »  碧血剑外传 [2/11]

碧血剑外传 [2/11]


(二)青年袁承志––红娘子(1)

袁承志闭目沉思,〈金蛇秘笈〉中种种武功秘奥,有如一道澄澈的小溪,缓
缓在心中流过,清可见底,更无半分渣滓。只是这些武功似乎过份繁复,花巧太
多,想来那是金蛇郎君的天性使然,喜在平易处弄得峰回路转,使人眼花撩乱。

他经此一晚苦思,不但通解了金蛇郎君的遗法,而对师父及木桑道人所授诸
般上乘武功,也有更深一层体会。他神功既成,顿感无聊,突然想到金蛇秘笈后
段,载有一篇〈御女密要〉,当初他觉得下流淫秽,因此略过未读,如今没事,
不妨取来瞧瞧。

他一看之下脸红心跳,只觉其中所载之事,简直匪夷所思,从所未闻;欲罢
不能之下,他前前后后,翻来复去竟然一连看了四、五遍。书中详尽说明了女人
的生理构造及动情征兆。对于如何挑逗女子情欲,引发女子春心,更是有专章特
别说明。此外在〈利其器〉章节中,更有具体法门,指导如何运气凝聚于阳具,
以使阳具火热粗大。

袁承志兴致勃勃依法试练了起来,由于有深厚的内功基础,因此片刻之间,
已是运用随心。他依据〈大阳诀〉,坚、迅、猛三个阶段试练;当用坚字诀时,
阳具较平日胀大约三分之一,用迅字诀则胀大一半,如用猛字诀,更是足足胀大
一倍有余。

他又试着用不同的功劲,当用〈鼓〉劲时,龟头由原本较鸡蛋略小,鼓胀成
鸭蛋般巨大;并且缩胀之间,就像心髒跳动一般,不稍停息。当用〈旋〉劲时,
整根阳具竟如灵蛇一般的扭动旋转起来,袁承志吓了一跳,心想:“此虽旁门左
道,却亦神妙如斯,当好好习练,方不负前人一片苦心。”

他想起幼时与安大娘的私密往事,不由得欲火满腔,他赶紧依据定心法门,
调匀体内真气,果然片刻之间,便心平气和欲火全消,当下不禁对〈御女密要〉
之神奇,更添信心。此时离师父要他下山日期,已足足晚了两个多月,于是收拾
了行曩,挥别哑巴,便下山寻找师父。他十岁上山习艺,尚是个年幼孩童;如今
艺成下山,已成长为二十岁的翩翩青年。

袁承志到了闯王军中,得知师父已去江南,便稟报闯王欲去寻访师父后,再
行效力;闯王也不勉强,命制将军李岩接待,又送了五十两银子作路费,袁承志
谢过受了。那李岩虽是闯军中带兵的将官,但身穿书生服色,谈吐儒雅。李岩对
袁崇焕向来敬仰,听说袁督师的公子到来,相待尽礼,接入营中,请夫人红娘子
出见。

那红娘子武功高强,面貌娟秀,英风爽朗,豪迈不让须眉。三人言谈投机,
当真是一见如故。袁承志除武功一道之外,见识甚浅。李岩和红娘子跟他纵谈天
下大势,袁承志当真是茅塞顿开。

是夜营中一阵慌乱,相询之下,竟是红娘子夜探敌营失手被擒;袁承志自告
奋勇欲往营救,李岩知其武功高强,便也应其所请。袁承志潜入敌军大营,见一
大帐四周戒备森严,帐内隐隐透出灯光。他闪过巡逻敌兵,跃至帐顶,由接缝处
向里窥探。

只见红娘子昏迷不醒,呈大字型地被绑在两柱之间,帐内仅有三人,坐在一
旁聊天,其中一名虬髯大汉竟然身着闯军服饰。此时,那大汉向一旁身着内庭侍
卫服装、年约四十多岁的英俊男士道:“安大人,怎么样?我刘宗敏的妙计不错
吧?这回安大人立了大功,该当如何谢我?”。

安大人嘿嘿一笑道:“刘将军在李自成那儿,要什么没有?咱们就按约定,
刘将军先玩了这娘们,我再将她解往京城;到时候圣上一欢喜,自然少不了将军
的赏赐。”那刘宗敏听罢哈哈大笑道:“既然如此,安大人、王将军还不回避,
难道等着看兄弟好戏?”。安大人笑道:“岂敢!岂敢!”起身拉着那王将军,
笑着走出了军帐。

这刘宗敏与李岩同为闯王手下大将,但两人一向不合。他深知欲扳倒李岩,
必先要除掉红娘子,因此私下和官方密谋,设计将其擒获。他平日原本就觊觎红
娘子美色,但一方面碍于李岩势大,另一方面红娘子又功夫高强,是故始终无法
如愿。如今勾结明军擒住红娘子,既可削弱李岩势力,又可趁机玷污她清白的身
体,一举两得,真是何乐而不为?

此时红娘子身躯抖动,醒了过来。她睁眼看见刘宗敏,不禁破口大骂:“你
这忘恩负义的畜牲!闯王对你何等信任,你却勾结官兵设计老娘!你这无耻的败
类,一定不得好死!”。刘宗敏淫笑道:“你这会兇得紧,待会可别浪得要命。
嘿嘿!你喫了本将军的销魂散,难道骚穴不痒?不想男人?”

红娘子听他一说,心中更是大怒,骂得也更加厉害。但下体酥酥痒痒的渐形
潮湿,心中也兴起一股强烈的渴望,这却是不争的事实。她知道这是淫药效力发
作,自己难免遭受玷辱,不禁怒不可遏,更是痛骂不停。刘宗敏充耳不闻,走上
前去将她的裤子扯了下来,淫笑道:“现在你嘴巴倒厉害的很,不过待一会,本
将军将丈八长矛捅进你那小骚穴里,倒要看看你下面的小嘴,是不是也同样的厉
害?”

红娘子浑圆丰盈的双腿显得无比的嫩白光滑,强劲有力。过去冲锋杀敌时,
她双腿夹马,手不扶缰的英姿,早已深映刘宗敏脑海;那时他就常想:“这娘们
大腿如此有劲,若是在床上让她夹上一夹,那可不是美死啦?”。此刻红娘子的
下身完全裸露,双腿呈大字型开展,那乌黑柔细的阴毛,已无法遮掩住她娇嫩的
阴户;刘宗敏看得血脉贲张,口水直流。

他朝前一跪,环抱着那嫩白的大腿,上上下下的抚摸了起来;长着乱糟糟胡
须的大嘴,也凑上那娇嫩的阴户,又刷、又吻、又唆、又舔的猥亵了起来。帐顶
的袁承志看得怒气填膺,但急切之间却也无计可施。那军帐繫以上好牛皮缝制而
成,其中并辅以铁线麻绳,实无法破顶而入。且四周戒备军士、兵丁起码有近千
人,除非能趁虚由帐门潜入,否则根本无法适时营救。

红娘子药力发作,手脚又被紧缚之下,遭刘宗敏一阵轻薄,不禁情欲骤起,
春潮勃发。她虽说成亲已近十年,但南征北讨,争战连连,实在无暇享受闺房之
乐;因此年已三十的她,在战场上虽然英勇,但在男女之事上,却异常的稚嫩。
像刘宗敏以口舌舔唆下体之举,她不但从未尝试,更是闻所未闻。

湿滑又软硬兼备的灵巧舌头,在她敏感的下体,百无禁忌的舔吮挑逗,使得
她整个身躯不停的颤抖,内心的肉欲幻想,也被彻底的激发出来,她无法抑制的
发出了呻吟,湿漉漉的阴户也充血微开,自然的作好了交合的準备。

欲火沸腾的刘宗敏,突地起身,疯狂的扯下了红娘子身上的衣衫,两个白嫩
嫩的大奶,“砰”的一下,便充满弹性的蹦了出来。他两眼尽赤,面目狰狞,抓
住两个奶子便大力的搓揉了起来。一会,他迅快的褪下衣裤,握着他勃起丑陋的
肉棒,準备彻彻底底的攻占,女中豪杰红娘子那––软滑、温暖、成熟、隐密的
––鲜嫩肉穴。

粗大坚硬的肉棒,在红娘子湿润的腿裆间左冲右突,好几次均直接撞击到,
那95软嫩滑的阴户,并差一点戳了进去;但由于红娘子手脚被缚,身体直立,且
肉棒巨大,嫩穴紧小,因此虽已划开两片阴唇,却始终难以正式进入禁区。

刘宗敏简直急疯了,他一伏身便去解红娘子脚上的绳索,绳索一开,红娘子
嫩滑有力的双腿,立刻迅速的举起,紧紧夹住刘宗敏的腰部,丰满浑圆的臀部也
上下挺耸,意图将粗大的肉棒,纳入空虚的小穴。红娘子在春药的控制下,此时
已表现的像一个饑渴、风骚的淫蕩妇人。

说时迟,那时快,肉棒已正对着鲜嫩的花蕾,正待长驱直入一举突破。刘宗
敏的后颈一麻,已被捏住后拽,他巨大的龟头刚纔进入肉缝之中,只差寸许即将
成功,却硬生生的被拉了出来,他还来不及反应,已是穴道被点,给甩了出去。

袁承志飞快的解开红娘子手上绳索,并脱下长袍给她蔽体,谁知红娘子春情
发作,理智已蕩然无存,竟然一把搂住他,就亲吻他的嘴唇。袁承志无奈之下,
只得封住她的穴道,将她背着,伺机潜逃。

此时在军帐附近的安大人察觉有异,走近查看,袁承志迫不得已,只有冒险
突围。他施展绝顶轻功飞跃而出,一溜烟就冲出了敌军大营。但警讯已传,四面
八方均是来往巡逻的士兵,他又背负着淫欲勃发的红娘子,一时之间想要脱困,
实是势所难能。他灵机一动,心想置之死地而后生,于是趁隙溜进当地守备使的
宅院,果然宅外兵丁来往频繁,宅内却并无巡逻士兵。

守备使宅第颇大,庭院深深,后院尤其僻静,閑置空屋也多。袁承志观察良
久,选定一间无人居住的客房,便潜入其内,将红娘子放置床上。皎洁的月光穿
窗而入,照在红娘子娟秀的面庞,袁成志见她面色通红,呼吸急促,虽然穴道被
点,身躯仍不时颤动;他突然想到〈御女密要〉中曾记载,中了烈性春药,如不
及时交合,当血脉崩裂而亡。他心中暗叫不妙,一时之间天人交战,实是不知如
何是好。

此时红娘子喉间发出痛苦的呻吟,身体也激烈的颤栗,袁承志见情况不妙,
赶紧解开她的穴道。红娘子几乎立即弹跳起来,并势若疯虎的扑向袁承志,袁承
志心意已决,当即亮出肉棒,任其品尝。红娘子跨骑在袁承志身上,疯狂的挺耸
研磨,那白嫩嫩的屁股就像磨盘一般,快速旋转扭动,撞击着袁承志的下腹。

袁承志眼中晃动的是红娘子硕大白嫩的丰乳,置放穴内的阳具又被一股强劲
的力道吸吮,他心中不由一蕩,险些精关不固。一惊之下,他赶紧依照〈御女密
要〉之要领静心提气,瞬间,他立刻神清气爽,竟似个局外人一般。此时虽然红
娘子仍是媚态横生,臀波乳浪纷飞,但已无法撼动他强固的心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