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古典风情  »  碧血剑外传 [3/11]

碧血剑外传 [3/11]


(三)青年袁承志--红娘子(2)

红娘子纵情放浪,大小高潮不断,其中欲仙欲死堪称绝顶的计有三次,袁承
志一面观察红娘子各种反应表情的变化,一面对照〈御女密要〉中之论述自我试
练。他发现男女欢好亦如高手过招,战阵对垒一般,实是变化无穷,深具奥妙。

欲火得到疏解,药力已行发散,红娘子恢复了清明理智,她趴伏在袁承志身
上,一动也不敢动,也不知道要如何打破这尴尬的局面。

此时袁承志诚恳的道:“大嫂,真是对不住,我为了消解大嫂身中之淫毒,
不得已坏了大嫂的清白,希望大嫂宽心谅解。”

红娘子一听,他将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,不觉感激万分,她娇羞愧怯的低声
道:“袁兄弟,不要说了,我心里有数,这怎么能怪你呢?”

袁承志粗壮火热的阳具仍硬梆梆的置于红娘子体内,两人都觉得相当舒服,
因此都没想到要将他抽出来。

袁承志已将真气散去,生理机能恢复正常,此时再目睹红娘子赤裸嫩白的身
体,立即使他产生强烈的需求,他的阳具在穴内不安份的颤动起来。

红娘子和他犹是合体,当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她见袁承志眼放异采,显然
已是情动欲起,当下她含羞带怯的轻声道:“袁兄弟,我的命是你救的,你
如果想 要,嫂嫂 愿意 给你 ”

她话声越来越低,到后来几乎声不可闻,但袁承志听在耳中,却有如惊雷一
般。

他尚在天人交战,红娘子已用实际行动,表达了具体诚意,她温柔的亲吻袁
承志,软滑的95舌也伸进了袁承志口中,袁承志终于顺应男性的本能,首度展现
了无比的雄风。

此番情境大不相同,方纔红娘子受淫药驱使,神智模糊不清;袁承志运气镇
摄心神,意在救人;因此二人虽有肉欲之实,却乏性灵之美。

而此刻二人均神智清醒,且繫于肌肤相亲,身体密接之情况下,自然萌发出
的情欲之火,此正暗合易经〈泽山咸〉的卦像__爱苗滋长,萌芽出土。

袁承志翻身而起,居于上位;红娘子含羞仰卧,怯情于下。

下方的是雪白粉嫩凝肤脂,其中暗藏风流穴;上面的是丈八长矛高高举,年
少英挺好儿郎。

二人此时下体已然分开,红娘子顿觉无比空虚,她啊的轻呼了一声,似乎对
于阳具的撤出,感到遗憾与怅惘;她晕红满颊,目光满含哀怨期待,迷离恍惚的
望着袁承志。

袁承志此时运起〈迅〉字诀,阳具立刻增大二分之一,他谨守〈御女密要〉
之警语,不急、不浮、不燥;是故先静静的欣赏,红娘子丰美的裸身,以诱发自
我潜藏的生命之火。

红娘子的肌肤,光洁、润滑、白皙;并具有练武女子所特有的柔纫弹性;胸
前双乳,硕大、嫩白,弹性十足,高高耸起;乳晕粉红,乳头深紫,色泽对比,
协调和谐。双腿修长浑圆,比例匀称;肌理细致,触手软滑。胯间妙处,芳草凄
凄,红唇两片,隐含玄机。

袁承志看得动情,心火已聚,于是抬起红娘子的大腿,缓缓将阳具插入湿滑
的穴中。

红娘子只觉肉棒火热粗大,远胜方纔,一时之间心生恐惧,慌忙以手推拒;
但手触袁承志胸膛尚未使力,肉棒已经尽根而入,直顶子宫。充实畅快的极度娱
悦,立即由下体贯穿全身,她原本欲行推拒的双手,已自动的转为环抱,她紧紧
的依偎在袁承志的胸膛,享受着锥心蚀骨的快乐滋味。

两人紧拥,吻嘴吸舌,均感意乱情迷。

袁承志潜运〈鼓〉劲,龟头立时一胀一缩,在穴内撩拨。

由于龟头直抵子宫口,收缩幅度又大;一会像个鸽蛋,一会又像个鸭蛋,收
缩之间竟侵入子宫,连带使子宫也跟着收缩起来。红娘子只觉有说不出的酣美畅
快,就像怀胎孕育新生命一般,激发她原始的母性光辉。她只觉怀中的袁承志,
纔是她最亲爱的人,此刻,就是夫婿李岩也及不上他!

袁承志改运〈旋〉劲,阳具立刻在穴内扭动旋转了起来,红娘子顿时如疯了
一般;她嫩白丰满的胴体,不停的扭曲摆动,口中也急促的娇呼浪叫;她舒服得
实在受不了,一张嘴竟狠狠的咬住袁承志的肩膀不放,当鲜血由她口角滴落时,
她颤抖不已,但仍希斯底里的不肯松口。

极度的欢愉引发她原始的兽性,她就像艳丽的吸血鬼一般,贪婪的将流出的
鲜血,尽数的吸吮咽下。

激情之后的红娘子,满怀羞愧的道:“承志,对不住!我实在是太 那个
了,忘情之下咬了你,你 你 痛不痛?”

袁承志笑道:“一点皮肉之伤,不碍事的。嫂嫂舒服就好了。”

红娘子一听真是羞死了,她嗫嗫诺诺的道:“承志,你舒不舒服?怎么你都
没有 那个?”

袁承志知道她的意思,因此道:“嫂嫂,我是不能将精水放进去的,否则怀
孕,岂不是害了嫂嫂?”

红娘子闻言真是又窝心,又感激。她认真的问道:“你都没有 那个,会
不会很难过?要不要嫂嫂帮你?”

袁承志笑道:“时候不早了,我们想办法回去吧!”

红娘子见他答非所问,不禁固执的道:“承志,你是不是有过许多女人?你
是嫌嫂嫂又老又丑纔不要我帮忙?是不是?”

袁承志忙道:“那有这回事,嫂嫂年轻貌美,想都想不到,我怎么会不识好
歹?况且 况且 ”

红娘子见他况且了半天,也没况出个结果,不禁急急追问。

袁承志从不说谎,被她逼急了只得实话实说,他满脸通红的道:“我是说,
况且嫂嫂那儿,软软、紧紧、湿湿、滑滑,我的 那个在里面,也一样舒服的
紧 ”

红娘子闻言喜不自胜,又问道:“你到底有过多少女人?我是第几个?”她
女人的天性发作,不免生出妒嫉比较的心理。

袁承志那知道女人脑子里复杂的很?他只是单纯的想到:“安大娘不知算不
算?嗯!那时自己只有十岁,尚未长成,应该不算。”

当下便答道:“我没有过女人,嫂嫂是第一个。”

红娘子一听,简直是心花怒放,自己竟然是他第一个女人。那种胜利独占的
感觉实在美好,一时之间,她全身轻飘飘的,就好像陷入棉花堆里,软棉棉、晕
陶陶,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欢喜、安慰。

她爱怜之情大起,竟连称呼也改了,她道:“承志,姐姐是你第一个女人,
心里真是欢喜;可姐姐也不能只顾自己舒服,让你难过。承志,让姐姐也来疼疼
你,好吗?”

她温柔的亲吻袁承志,双手也充满爱意的,在袁承志的身体上抚摸了起来。
袁承志给她弄得欲火熊熊,不由得也在她柔滑的身体上来回搓揉。

一会,红娘子调转身子,兜起那沉甸甸的子孙袋,轻巧的搔摸;小嘴也含住
那犹未射精,坚挺火热的男根,上下套弄了起来。

袁承志虽然身怀异术,但终究是成人后,第一次接触女体,何况红娘子又是
如此丰满动人。他适纔运功提气,强忍不洩,其实已憋的难过,此时红娘子百般
温柔,曲意承欢,怎不叫他动情?

红娘子嫩白丰耸的臀部,紧贴在眼前晃动,他不想再运功强忍,于是将头一
仰,抱住红娘子的屁股,就朝着那湿漉漉的阴户舔了下去。

两人在口舌的刺激下,欲火又形炽烈,袁承志爬起身,扶住红娘子的腰,
“噗吱”一声,就由后方进入红娘子体内。

他扭腰摆臀大力的抽插起来,并暗使〈猛〉字诀,阳具于抽插之际,平空大
了一倍,插得红娘子唉唉直叫,也不知到底是舒服还是痛苦。

一会功夫,红娘子不叫了,只有细微断断续续的,咿咿呀呀声,像是说话,
又像叹气,若有似无的钻入耳际,感觉上无比的淫糜蕩人。

袁承志又抽动了百余下,突觉尾椎一酥,全身快感齐聚阳具之上,他连连抽
搐,滚烫的阳精狂喷而出,尽数进入红娘子的嫩穴深处。

红娘子趴伏在床,双手紧抓被单,屁股高高翘起,全身不停颤抖,舒服的竟
不知今夕何夕,天上亦或人间。

事毕,红娘子慵懒娇媚的道:“承志,你不是说,怕姐姐怀孕?怎么又射进
姐姐那里?还射的那么多,姐姐肚子都好像胀起来了。”

袁承志一边双手在她腰际搓揉,一边对她道:“姐姐放心,小弟练有密技,
只要在姐姐穴道上运功搓揉,不但不会怀孕,姐姐还会愈加娇艳呢! ”

回到李岩军中,二人尽述刘宗敏设计陷害详情,及脱险经过,至于颠銮倒凤
那一段,自是略过不提。

李岩欣慰之余,亦有隐忧;他叹了口气,说道:“那刘宗敏在闯王面前,宠
信并不在我之下,如若稟报闯王,恐生他变。时下只有暂且隐忍,日后再作打算
吧!”

李自成大军即将开拨,袁承志亦欲往江南寻师,当下拜谢李岩夫妇,依依作
别,二人直送了数十里,方怅然而归。

(红娘子完)